主题: 『逝水流年*散文』柿红季节

  • guest9927797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41115
  • 回复:1
  • 发表于:2012/12/20 16:36:45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澳门轮盘平台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走近这棵柿树,正值秋风徐徐的时节。枝丫上挂满了橙红的柿子,如一盏盏漂亮的小灯笼。只是,柿树隐匿在村庄被人遗忘的角落里,便显得无端寂寞,那些挂在树上的柿子,也在秋风里透着晶莹的伤感。
  离柿树不远的地方,杂乱的草丛下藏着一个石槽,是当年用来打年糕用的。柿树周边的小山坳上,栽种着成片的油茶树。以我现在的推理,当初祖父选择这里开基建业,许是看中了这里地势的相对平坦。在山村里,找一个前后平整的地方并不容易。在省城工作的大叔却说,祖父是因了这棵柿树才在此处安家的。这是村里唯一的一颗柿树,到现在也是。大叔一次喝高了,给我说了个更神奇的理由,说祖父和祖母是在柿树下恋爱的,所以舍不得这个地方,最终就在这里安居下来了。
  这个说词令我大为惊诧。祖父脾气粗暴,动辄咆哮如雷,打死我也不信,这样的男人能懂得一份柿树的爱情?!从神台上陈列的瓷画像可以看出,祖母年轻时是个貌美如花的女子。这样的女子,却真应了“红颜多薄命”这句话。勤劳持家的祖母,常遭受祖父的拳脚。待到儿女稍长大些,祖母不幸身患疾病,因家境贫寒无力医治,四十多岁便离开了人世。
  我对祖母的印象几乎是空白。父母无数次在我面前提及祖母的种种好,说祖母白天要干农活,夜里回到家,看到我睡熟了,都要过来抱我一阵子才肯回屋歇息。无论怎样努力,我仍无法忆起躺在祖母臂弯里的那份温馨,但每当走进堂屋,一眼看到祖母的瓷像,就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暖流涌上心头。画像里的祖母眼神慈祥,嘴角挂着浅浅的笑,似乎正唤着我的名字,和我说话聊天。
  失去了祖母的陪伴,正值壮年的祖父开始呈现出失落和忧伤,但暴躁的脾气还是依旧。父亲和叔叔、姑姑他们,稍有不慎便要惹来一顿暴打。即便如孙辈的我们都几岁了,这种境况还未能得到改变。一次,时任村支部书记的父亲和祖父理论,祖父词穷,火气上来了,不分青白皂白操起一根木棒挥过来,父亲撒腿就跑,边跑边回头喊:“阿爸,你莫要追,再追下去让人看了要笑话。”追至柿树下,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,祖父突然就顿住了脚步,一声不吭掉头回去了。
  回屋后,祖父躲进卧室,关了门,整整一下午都不见动静。大家都不明就里,又不敢去喊他。父亲在柿树下坐了几个时辰,料定祖父火消了才回家。夜深了,还未见祖父出来吃晚饭,父亲不忍,走近前去。半响,父亲折身回来告诉大家,祖父躲在屋里嘤嘤地哭呢。这个消息顿时让全家人都慌了神,就连父亲都没了主意。打电话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省城的大叔,大叔分析说,祖父是想祖母了。问及原因,大叔说,老头子抡棒追你追到柿树下就停住了,他是见物思人,想到自己的女人了。
  我一下想起了大叔那次醉酒后的话,心一酸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抬头看父亲,只见父亲握话筒的手在微微颤抖,满脸都是泪。
  在我的心目中,祖父从来都是一棵桀骜不驯的树,就没有心软的时候。此刻,这棵树在眼前轰然坍塌。只是这样的坍塌,充满了温情和柔软,又蓄满了另一种力量,足以把一家人的心碾碎。
  自我懂事起,父亲已经建了新屋。祖父的基业——几间旧土胚屋,以及遗落在旧屋里的有关父辈的故事,都与我渐行渐远。只有屋后那棵挺拔的柿树,在我的感情世界里蓬勃生长。我曾不止一次独自来到柿树下,审视着周围的一切,想从那些飘落的树叶里,或是陈杂的草垛中找到属于那个年代的气息,探寻一段美好,抑或是苦涩的爱情。终归是徒劳。眼前的只是一棵柿树,在季节的轮转中,它应和着自然的规律,不知疲倦地发生新绿、茂盛、开花和结果。躺在柿树下,我这样想着,如果真如大叔所言,祖父母曾拥有过柿树的爱情,那么,九泉之下的祖母该是可以安心的,祖母不在了,祖父也在一年年老去着,但这棵柿树一直在,它枝杆壮实,叶片繁茂,多少年来,不竭地独守着一份寂寞,从未厌倦。
  多年之后,考虑到祖父的生活照应问题,家人决定给祖父找一个老伴。新来的后祖母性格善良,对祖父几乎是言听计从,家人甚是满意。到了该享受晚年愉悦生活的时候,祖父的身体却不争气了。或是早年吸烟酗酒的缘故,爷爷患上了难缠的肺心病,久治不愈。发展到后来,连正常的张嘴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。这让照顾祖父的后祖母十分吃力。一天,后祖母终于生气了,说是祖父总不听话,没办法过了。探其原因,是病重的祖父夜深了,还总是要从抽屉里拿出几张信纸来颠三倒四地看,又叹气又抹泪。后祖母不识字,见祖父每每如此,又问不出缘由,日久便气恼起来。
  趁祖父不在的时候,我们打开祖父屋里的抽屉,看到了那几张信笺。纸张已经泛黄,却叠得整整齐齐,用一个旧信封装着。展开信笺纸,父亲几个一下就愣住了。我明显看到父亲和姑姑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。这是祖母留下的一封遗书。这封信整整写了有三页,字迹稍显零乱,几处还有模糊的水印。从落款的日期分析,这封信是祖母当年病重的日子里,瞒着家人偷偷写下的,弥留之际独自交给了祖父一个人。祖母在信里提及的有关和祖父之间的生活内容,满篇是感激的话,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,末了还再三叮嘱祖父要照顾好自己,不要老发脾气,影响身体。看到这里,我们不禁失声痛哭起来。
  我们悄悄把信笺放回抽屉,找来后祖母,告诉她,这几张信笺是祖父自己整理的回忆录,人到暮年喜欢回忆是正常的,让她不要计较,只管安心照顾好身边这个男人。
  一个秋天的下午,祖父因脑梗阻抢救无效去世了。作为村里的长者公,祖父的葬礼进行地很隆重。出葬的时候,村里所有的人都来送别,我作为长孙,按村里的规矩,手捧祖父的灵牌,走在送葬队伍的最面前。唢呐哀鸣,烟火袅绕,捧着灵牌送别祖父的路上,正巧经过那棵柿树。深秋气爽,满树的柿子红透了天。脚步走近柿树的那一刻,我仿佛看到了祖母的身影,她正笑盈盈地站在门口,用一双充满深情的眼睛,看着自己的男人朝家里走来。  
  
  • guest36489962
  • 发表于:2017/10/19 17:21:54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想家了
(0)
(0)
www.zhugefang.com
  
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,不再提供回复功能,请勿尝试回复!!